央广网

共享经济还能共享什么?

2017-05-17 15:54:00来源:北京时间

  在这个共享经济如日中天的时代,到底还可以共享些什么呢?狂欢过后又能剩下什么?或许我们剩下的只是自己编织的一个梦。

  继共享出行之后“共享经济”就越来越火了,去年共享经济无疑是最令人瞩目的关键词。时下热门的共享单车方兴未艾;共享充电宝又火热起来。5月5日,“国民老公王思聪”立贴为证:共享充电宝要能火我吃翔。而刚刚对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投资的聚美陈欧马上怒怼王思聪,引起吃瓜网友强烈围观。

  从“共享出行”到“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再到现在的“共享充电宝”,被共享经济冠名的行业越来越多了:共享雨伞已经在路边可见了、共享图书也将会形成规模。说不定在未来被加上“共享”二字的行业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奇葩。

  除去网友们对共享经济的调侃:“我想共享我的脂肪。”之外还有很多共享的可能,下面我们就来说说这些靠谱的和不靠谱的“共享经济”:

  1.共享篮球

  2017年5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获得千万级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建立电子储球柜,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租球每小时2元。

  2.共享雨伞

  早在2017年3月,共享雨伞项目“魔力伞”宣布与蚂蚁金服战略合作。芝麻信用分高于600的用户可以免押金30元。据官网显示,魔力伞将从2017年起在广州地铁中全面布置魔力伞。

  3.共享空间

  共享空间这个想法AIRBNB已经完美解决了,但用户使用率大多集中在旅行过程之中;如果日常生活中一群有趣的人共同生活在一个豪宅里,会不会过上老友记一般的生活呢?

  4.共享卫生巾

  比起共享充电宝,还有更令人傻眼的——共享卫生巾...

  2017年4月1日,美柚宣布推出共享卫生巾。据悉,只要下载APP就可租用一片智能卫生巾。该款智能卫生巾拥有定位、自洁等功能。APP内选用吴亦凡、鹿晗等众多知名男明星的声音进行语音导航,指导用户一键到巾。

  当时我看到之后就傻眼了,但还好是个愚人节的玩笑。不过站在共享经济的风口,美柚也着实引发了一波强烈关注。

  5.共享养老院

  荷兰一家名为Humanitas home 的养老院,将养老院中空闲的房间免费租用给大学生。但大学生需要陪伴老人们,陪他们散步、教他们用电脑、一起看电视、聊天。其实老人需要更多的是一种社交,你可以陪他们弹弹吉他,听听音乐,或者拿出他们以前的相册,听他们讲讲自己过去的故事。目前一共有160多个老人住在这个老年公寓里,那些居住在这里的年轻人们除了陪老人们聊天玩游戏或者带他们出去购物,还必须遵守规定,不能打扰老人们的生活作息。

  我觉的这才是共享经济下,资源配置的合理优化吧。希望咱们国家也有一些这样的智慧型养老院。

  6.共享宠物

  在美国有一种共享宠物平台DogVacay,专为外出旅行用户提供临时铲屎官对接服务。主人外出时,可以在DogVacay上按照定位等选择合适的寄养家庭。

  7.共享电动车

  中国在2017年初出现了uma的共享电动车平台,相比共享单车不仅慢,而且费力。共享电动车则要比共享单车骑起来更省力,但是电车管理起来更加难,相比于单车的乱停乱放,电车则需要面临充电、电瓶被偷、时速超速、牌照发放等诸多问题。

  面对共享单车损毁如此严重的情况,也不知道会不会从此中国路面上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没有电瓶的电动车!

  8.共享停车位

  中国个人机动车数量越来越多,停车也越来越难。城市停车难的问题往往是因为信息不对称和资源整合不到位所致,共享停车位是一种错时租赁,出租方将地点、价格和现场照片等发布到网上,费用在网上协商,活化车位资源,提高利用率。

  最早美国已经出现了parkme的app,而随后中国公司也开发出了停哪儿等停车信息平台。

  共享经济似乎已经成为了现代商业的“灵丹妙药”,正所谓“共享是个筐,啥都往里装”。共享经济如此火爆的背后,是更大的泡沫。这些共享泡沫能存活多久,就看资本要任性到什么地步。或许每个领域都能产生几个小巨头,但大部分迟早都会烟消云散。

  在网上,我们对共享经济一词进行释义:“共享经济具有弱化拥有权和强化使用权的作用,在共享经济体系下,人们可将所拥有的资源有偿租借给他人,使未被充分利用的资源获得更有效的利用,从而使资源的整体利用效率变得更高。”共享经济如日中天的中国,其实恰恰说明了中国成处在一个经济转型的变化时期。在现在的青壮年人身上我们不难发现,在一系列消费升级之后,迎来了现在消费降级的趋势。从之前追求生活品质、追求新奇体验;而现在,从降级来说,他们更愿意提高物品的性价比,降低对产品的拥有权。这样的消费降级趋势,就是反消费主义。

  而消费心态的变化,才是共享经济的土壤。不可否认,共享经济是一种创新,轻量化的模式、低门槛高上限的特质、对于资源合理配置的优化。对我们来说都是好的。

  但回归到本质来讲,共享经济的背后还是要回归商业。共享经济带给我们一个错觉,导致很多人认为它不仅是一次社会效率的升级,同时还是一种文化的传播。共享经济的鼻祖: Airbnb、Uber 在刚进入人们视野时,同时都用共享经济文化,去扩大自己的版图。但随着规模的扩大,这样的文化必然也会被剔除。Uber最初的时候,你叫到的司机会为你开门送水,会和你分享他知道的故事。但是现在的UBER呢?这些司机的本质就是UBER的员工,只不过工资是用补贴形式下发的。还有一个问题,uber实际上并未共享“闲置”的东西,私人化的通勤服务本来就存在,他做的只是把黑车队伍标准化。改变的只是叫法,而不是本质,对于uber共享经济的就是资本的野心。

  从这个事实来看,共享经济无非是个噱头。当共享经济平台发展到一定模式之后,对于平衡供需双方需求会越来越吃力。毕竟,烧钱不能烧一辈子,掌握不了市场必要需求的话,最终还是要完蛋。

  当观察这些共享经济平台,从萌芽走向成长再到如日中天直至戛然而止。你终会发现,人类的良好愿望催生了共享经济。可是当我们想到共享所谓“闲置”物品的同时,却无法克服对利益追逐和运营的成本。我们终究会看到共享经济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慢慢扼死,无能为力。这只“看不见的手”,亚当斯密几百年前就提到过。

  活下去的“共享经济”?终归还是要褪去它的外衣。

  如果说共享经济还能共享什么?共享他的理念吧,理念中全是我们人类的梦想。

编辑: 贾斯曼
关键词: Uber;共享空间;parkme;共享经济;经济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