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是某电商平台基础岗位的一名运营人员,他在短短一年的时间,收受商家贿赂高达9200多万元。他是如何进行受贿的?

  电商平台一名员工一年受贿9200余万元

  案件主要犯罪嫌疑人王某的股票账号,虽然亏损近千万元,但账户里的余额仍有2400余万元,而这仅仅是王某受贿赃款的一小部分。除此之外,警方还搜查到了大量金条、现金等其他涉案财物。

  据王某交代,这数千万元的贿赂款都是他在一年左右的时间收受的,那么王某在这家电商平台究竟是做什么的?又为什么会有人给他送这么多钱?据警方介绍,王某在公司的职位其实并不高,但掌握着一项重要的审批权。

  浙江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 邱杰:很多商家提交店铺申请后,他具有第一道把关的初审权限。

  据警方介绍,王某负责的是这家电商平台家具类官方旗舰店入驻的审批业务。

  浙江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 马坚强:王某的工作职责主要是根据公司的一些条件,把好的企业、合作伙伴筛选出来,然后进驻到这个平台。

  经调查发现,王某审批通过的官方旗舰店不仅数量远超正常水平,而且很多商家的条件并不符合平台的要求。

  招募中介人 寻找有入驻店铺需求商家

  违规审批,大肆收钱,短短一年,王某就迅速将手中的审批权做成了一门上亿元的生意,伙同多人共同收受贿赂高达1.3亿余元。然而,一封匿名举报信,揭开了这个黑灰产业链的冰山一角。

  浙江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 邱杰:匿名举报他受贿20万元。

  随后电商平台向警方报了案,向警方提供了王某经手的全部审批业务资料,警方通过调查梳理,很快发现了王某违规审批商家入驻并收取所谓费用的大量证据,其受贿金额可能远超20万元。同时,参与作案的除了王某,还包括其亲友和大量的中间人,至此这个以王某为首的特大犯罪网络逐渐清晰起来。

  浙江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经侦大队民警 罗寅斐:他拉拢了一些亲戚朋友去招募中间人或者一些商家,让他们去寻找有入驻店铺需求的商家,然后明码标价,比如一家店铺收取15万元到20万元。

  罗某就是王某下面的一名中间人,据罗某交代,他自己在佛山经营着一家家具厂,并且在多家电商平台都开设了网店,因为工作关系他跟王某已经认识了多年。

  据罗某介绍,当时王某所供职的电商平台对商铺入驻审核突然变得严格起来,他身边很多同行的申请都没有通过,听到王某说他能搞定,罗某开始也是半信半疑。

  犯罪嫌疑人 罗某:他跟我讲完他有资源,我测试了一个店铺,他确实通过了,然后当时我就觉得他确实有能力去做这个事情。

  看到王某确实能搞定官方旗舰店的审批,罗某也从中看到了商机。

  犯罪嫌疑人 罗某:很多人有入驻电商平台开店的需求,他知道只要店铺放出来肯定会有人要这个东西。然后我当时想,比如我问他(王某)多少钱一个,他说二十万元,我觉得我只要对外去报个二十一二万元,应该会有人会要。

  就这样王某和罗某一拍即合,一个负责找有需求的商家,一个负责进行审批,而为了防止出现纷争,王某与罗某约定每次都是事成之后再收钱。

  像罗某这样的中间人,王某总共发展了8个,而每个中间人还会各自发展了自己的下线。警方介绍,王某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就收受如此巨额的贿赂,与其发展的这些中间人有很大关系。

  浙江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经侦大队民警 罗寅斐:他们就相当于是掮客一样,由他们去寻找那些有需求开店铺的商家,从而赚取一定的差价。

  浙江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 邱杰:我们目前经过调查之后,查明了总共有400多家商家违规审批通过,整个涉案金额达到1.3亿元。

  目前,王某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依法提起公诉,案件正在审理中。电商平台重新设计了审批流程,运用大数据技术进行分析判断,以减少人为因素的干扰。

编辑:黄昂瑾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